《製片之路》/马林卡米兹:阿巴斯与奇士劳斯基的御用製片人

925次浏览
《製片之路》/马林卡米兹:阿巴斯与奇士劳斯基的御用製片人 法国製片人马林卡米兹。

马林卡米兹是一位奇才──他是与他同世代的法国製片人当中产量最多者之一。除了製片工作,他也创立了 MK2 ,这是一家成果卓着的发行、放映与销售公司。

卡米兹与法国名导路易马卢( Louis Malle )、亚伦雷奈( Alain Resnais )、克劳德夏布洛、高达都合作过。他的触角也延伸到国际,曾经製作过伊朗大师阿巴斯奇亚洛斯塔米( Abbas Kiarostami )、波兰大师级导演克里斯多夫奇士劳斯基(Krzysztof Kieslowski)及美国作者型导演葛斯范桑(Gus Van Sant)的电影。

《製片之路》/马林卡米兹:阿巴斯与奇士劳斯基的御用製片人 他製作奇士劳斯基的经典作品「红白蓝」三部曲,图为《蓝色情挑》剧照。

这位製片人的电影代表作包括:奇士劳斯基执导的「蓝白红」三部曲—–《蓝色情挑》《白色情迷》《红色情深》;夏布洛版的《包法利夫人》、雷奈执导的《通俗剧》(Mélo)、阿巴斯执导的《风带着我来》( The Wind Will Carry Us ),以及乔纳森诺西特(Jonathan Nossiter)执导的《不义之徒》( Signs & Wonders )。他也担任联合製片人,如葛斯范桑执导的《迷幻公园》( Paranoid Park );或是担任助理製片人,如高达执导的《人人为己》( Every Man for Himself )。他的公司还製作过马卢的经典作品《童年再见》( Au Revoir Les Enfants )。

《製片之路》/马林卡米兹:阿巴斯与奇士劳斯基的御用製片人 阿巴斯作品《风带着我来》也是卡米兹製作的作品。

卡米兹本身就是个充满矛盾的人。他是 1960 年代的知名人物、激进的左派,在骚动的 1968 年之后,冒犯了电影製作体制,导演生涯在 1970 年代初期戛然而止,并被列入黑名单。这位与革命运动息息相关的理想主义电影工作者,同时也成为精明的电影公司拥有者和商人。从外表看起来,他的电影製作模式似乎与好莱坞製片厂相近。他的公司垂直整合,处理从製作到发行的所有业务。他则认为,他的公司更接近卢米埃兄弟( Lumière brothers )的传统。当然,卡米兹与好莱坞主流製片厂有一个最大的明显差异:他只製作作者型导演的电影。

我相当晚才开始正式担任製片人,在 1977 年才製作了自己最早的 2 部电影。我这幺晚才开始担任製片人,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是所有银行体系的拒绝往来户。1974 到 1980 年间,法国政治对曾涉及革命或极左的一切都採取强硬路线,当时的政治气候是右翼且严酷的。在那种环境下,我没有信用,也无法向银行贷款,所以无法製作电影,直到 1976 年左右才开始有能力製作电影,而且一直等到 1981 年密特朗总统上任,法国的政治气候改变,我才能够正式成为製片人。

《製片之路》/马林卡米兹:阿巴斯与奇士劳斯基的御用製片人 茱丽叶毕诺许在《爱情对白》表演一样令人难忘。

高达曾说:「移动镜头是个道德问题。」对我来说,製片也是关于道德的问题。我之所以这幺说,是因为每部电影必须找到本身的一致性。因为我想处理原型模式、独特主题,我总是必须配合电影内容来机动调整经济状况,同时也必须配合经济状况来调整电影内容。

关于我和奇士劳斯基的合作,是这样开始的。有一次,巴黎有一场欧洲电影导演的聚会,我希望能与他见面。奇士劳斯基来找我,他不会说法语,而我不会说英语,所以现场有一名翻译。我们聊了一整个下午,那就像一见锺情,就像当下就产生的新恋情。我当时想和他合作一部电影,他对我说:「我有一个电影三部曲的计画:自由、平等、博爱。」换句话说,那可算是某种历史。他立刻就触动了某种感觉。我认为那至关重要:自由、平等、博爱的概念组合而成的故事。

《製片之路》/马林卡米兹:阿巴斯与奇士劳斯基的御用製片人 《红色情深》女主角伊莲雅各。

不过要怎幺完成?这变得非常有意思,因为我能够实践我从雷奈、夏布洛、高达和其他人身上学到的所有经验,然后应用在「蓝白红」三部曲。这个计画非常困难,也非常複杂,如果想让电影成功,我就必须在这过程当中完全用上我的所有知识。我想,如果我们真的成功了,那是托我们之前的电影的福。

关于阿巴斯,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。有个伊朗人让我看一部阿巴斯执导的电影,片名是《特写镜头》( Close-Up )。我对伊朗电影不甚了解,但觉得那部电影不同凡响。我问自己:阿巴斯是谁?还有,他在电影里提到的名叫穆森马克马巴夫( Mohsen Makhmalbaf )的导演是谁?这两个人我完全不认识。

《製片之路》/马林卡米兹:阿巴斯与奇士劳斯基的御用製片人 阿巴斯导演作品《樱桃的滋味》。

我问他能不能跟阿巴斯见面,对方说当然可以。于是我跟阿巴斯见了面,同样的,那又像是一见锺情。我告诉他,我想製作他的电影,但他说他不需要製片人,因为他的电影都由他自己製作。那幺我会等!我们变成朋友,每次他来巴黎,都会用他的个人小故事来逗我开心。他因为《樱桃的滋味》( Taste of Cherry )赢得金棕榈奖之后,他来到巴黎,全世界每个製片人都想和阿巴斯合作,这时他对我说,我们可以一起拍摄一部电影,从此之后,我製作了他所有的电影。


《製片之路》/马林卡米兹:阿巴斯与奇士劳斯基的御用製片人

本文摘自《製片之路:世界级金奖製片人如何找到足够资金与一流人才,克服各种难题,让想像力跃上大银幕》,漫游者文化出版。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《製片之路》/马林卡米兹:阿巴斯与奇士劳斯基的御用製片人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《製片之路》/马林卡米兹:阿巴斯与奇士劳斯基的御用製片人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